老努尔旦和他的老马

 千嬴国际app下载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11 11:16
老努尔旦和他的老马
 

作者:阿瑟穆·小七(阿勒泰女作家)

  星期天的午后,一场阵雨,秋高气爽。

  布鲁尔没有午休,他在店铺忙乎。自从开了这家铁匠铺,他每天做的事就是打制铁马掌和为周围牧民的马钉马掌。现在,他从蓝色油漆斑驳的架子上取下前几天打制好的几十只U形马蹄铁,摆放在面前的长条桌上,像展览似的一个挨着一个摆成一条线。他是一个精干的人,肩膀宽厚,露出的手臂上肌肉竖成一道道的,一双手很大。他用大拇指在马蹄铁接触马蹄的那个面上一点点划过,遇到剐手的地方,他就拿起手边的钳子扳一扳,举起锉子“咯兹——咯兹”地锉一锉,嘴里向外吹气,吹去锉下来的碎铁屑。他做事时很认真,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。

  他把所有的马蹄铁整理一遍,然后一个一个排成一排摆在柜子上,自己坐在一个破旧的木头椅子上,眯着眼,欣赏那些马蹄铁。钉马掌是一门技术活儿,更是一门艺术,不是任何人随随便便就能从事的行业。布鲁尔能够轻松做好这件事,是因为他不但掌握着打铁的手艺,还很懂马的身体结构及马的生理变化等许多相关知识。这些都与他多年的牧场放牧生活分不开。

  三点过了,他停下手中的动作,走到架子前,看着架子上摆着的东西,感到头脑发胀,身体有些困乏,他想,该去架子后的小床上躺一会儿了。他这样想着,走到里面躺下,双手枕在脑袋后面,闭着眼睛。

  “布鲁尔!努尔旦大叔和他的马在外面,马掌坏了。”他的妻子阿依旦在店铺外喊了一声。

  “不在!我不在!”布鲁尔翻了一个身,对着墙,侧着躺在床上。

  “老努尔旦——是努尔旦大叔,你知道的,如果你不起来干活,他会让你一年不好过——他唠唠叨叨的毛病,你知道多么让人头疼。”阿依旦在布鲁尔身边轻声说。老努尔旦在周围邻居的心中就是那副样子。当着他的面,人们敷衍他“嗯,嗯,对,对”;背着他,人们笑话他“唠叨,事儿多”。

  “他想在这里啰唆,似乎不可能,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”停了一会儿,布鲁尔慢吞吞坐起来,伸了伸发麻的手臂,用手在眼睛上揉了揉,走到桌子前的椅子旁坐下。

  老努尔旦出现在门口,他撑着头往里张望,细长而干巴的脖子从那大一号的外套中突兀地冒出来。比起外面的光线,里面黑暗一片。他的身后站着他的老马,那是一匹和他一样苍老的枣红色老马。

  布鲁尔看了一眼老努尔旦和他的老马,声调低了下来:“努尔旦大叔,快进来啊!”

  “瞧,我没听错吧?”老努尔旦听到声音,摸索着朝里头走,嘴里不停歇地叨叨:“嗨,布鲁尔,我早就听到你的声音了。你啊,别想骗过我,我耳朵绝不会比你差。布鲁尔,不相信的话,你就试试看,如果你能骗过我,我就不是我了,那就是别的傻瓜老头了。哼!你这个布鲁尔,还想骗我……”你听听,他讲话的欲望多么强烈。

  “怎么了?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布鲁尔看到他进来,站起身问。

  提起这个话题,老努尔旦的语速慢了下来:“哦,我的马儿……”他走到桌边,转身指着门外的老马:“我可怜的老马,它没法走路了……我想,也许是马掌出了问题……”布鲁尔瞄了一眼老努尔旦侧着的脸,看到他眼里涌出了一些亮闪闪的东西。

  “噢,让我看看。”布鲁尔拿起手边一根手臂长短的小铁棍,往外走。老努尔旦快步跟出去,俯下身子,伸出手,小心翼翼捧起老马的右前腿。这是一只骨骼粗大、长满黄茧的干枯手掌。

  布鲁尔摸着这条病腿,注意到这条腿热乎乎地发烫。他蹲下来,用铁棍轻轻敲击磨斜了的铁掌。马儿立即畏缩了,腿在空中抽抖了几下,老努尔旦嘴里也跟着“咝——咝——咝”吸溜了几下。

  布鲁尔底头仔细观察马蹄,发现一根钉马蹄铁的铁钉不知怎么穿透马掌的角质层,斜插进肉里了。他用轧扁了的铁棍的另一端翘了翘那个钉子,立即有一股腐肉的臭味飘了出来。

  “噢,看!”布鲁尔指着铁钉让老努尔旦看,“都插到肉里了,一定很疼,已经化脓了。”

  “哦,是啊,一定很疼。”老努尔旦看看铁钉,再看看布鲁尔的眼睛,“你说怎么办啊?”边说他边轻轻抚摸老马的前腿,眼睛里的亮光更多了。

  “这是很简单的事情。”布鲁尔转身走进店铺,取出一把大号铁钳,活动了一下胳膊,一下一下地捏了捏铁钳,动作不慌不忙,然后蹲下来对老努尔旦说:“来,把马腿抬起来,我好拔掉钉子。”老努尔旦把马的病腿夹在两膝间,把马蹄往后往上轻轻抬起来。布鲁尔的手只是在马掌前晃了一下,钳子上就多了一个黑黑的生了锈的铁钉。

  这个过程,老努尔旦一直没有说话,他紧张地扶着老马的腿,眼睛红红的。直到知道铁钉拔出来就没事了之后,才舒了口气。他俯下身子,盯着被布鲁尔随手扔在草地上的黑色铁钉看了看。他觉得那个小小的铁钉怎么会那么可恶,是它让自己的老马一跳一跳走不成路的,每挪动一步,马背上都会渗出一层汗水。他把手放在老马的脸上摸了摸,拍了拍,脸挨着马儿的脸蹭了蹭。这位平时将唠叨的能力发挥得炉火纯青的老头儿,就这样沉默着,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。

  “去药店买几块钱的碘酒,每天兑着清水冲洗化脓的伤口,一个星期后就没事了。”布鲁尔把手中的工具撂到草地上,站起身子看着老努尔旦的眼睛说,“再过一段时间,就可以来钉一只新的马掌了。放心吧,我给它好好收拾一下,钉一个漂亮的马掌,让它的蹄子舒舒服服的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  “老天有眼。”老努尔旦吁出一口气,“好呀,真好,谢谢,谢谢你了。我以为它这辈子算是到此为止了呢。呃,就那么着做成老得嚼也嚼不动的熏马肉、马肠子……”他摊开双手,嘴角朝下撇了撇,“要不就成了走路一高一低的老瘸子。就像这样……”他抬着腿,肩膀一高一低地原地踏了两步。

  他想努力说个笑话,让场面不要那么严肃。可是,在他的眼睛移到老马身上时,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了。他看着马的病腿,带着伤感又怜爱的表情,好一阵子没说话。在他身后,远处山体上,因为下雨生出的浓雾,不知何时缩小成一道闪闪发光的银带,在耀眼的太阳下,转眼又消失了。

  就好像知道主人为它操心了似的,老马转过头来,心怀感激地,痴痴地望着它的主人,还用鼻尖蹭老努尔旦的脸,然后把头担在他的肩膀上。它和它的主人一样老,同时,它身体里的坚定也酷似它的主人。本来,给马收拾蹄子这差事,最容易惹得马儿甩出蹄子踢人。而它不同,它像是能够看穿主人心思似的,一动不动——它不会给它的老主人惹出任何麻烦。

  老努尔旦轻轻抚摸它的脖子,在它耳边吹了口气:“你看看,你还好好的,天也没有塌,咱们回家吧!”他喃喃地说着,又转向布鲁尔,点了点头,转身往回走。老马侧头看看他,一歪一斜跟在他身后。

  布鲁尔和阿依旦一同望着老努尔旦和那匹老马慢吞吞地爬上山坡。“奇怪了,今天怎么没啰唆?从来不这样……”阿依旦转身问布鲁尔。

  “没什么,今天他不想说而已。”布鲁尔摊开双手,耸耸肩膀,眯着眼,看着慢慢走远的老努尔旦和他的老马。他和它都迈着摇晃的步伐,一瘸一拐,消失在灌木丛的后面。

标签:千嬴国际app下载

上一篇:文学是写给自己的锦书
下一篇:富春江的灵魂深处